..

长长的话要浅浅的说

橙:

情绪似乎很容易伪装




气息里的粗狂 空气里的深情 




清晨里的文艺病 一个人的自我审视




若能每天疯癫 谁愿无病呻吟




说了这么多 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




若是你可以懂得 或许我不需要说明




若是你出现过 或许此刻我不会假设